< >
麻豆域名:
目连救母第一章作者jipeng1982

字数:5440

               第一章梦

  这是梦吗?一定是梦。我的眼前是一幅令人震惊的画面,这是一个黑茫茫的地方,什么都没有,是的一片虚无。只有一个地方好像有光,我慢慢靠近,没有路,我是浮在空中的,好像在游泳一样,慢慢的靠近,那个地方好像是一块漂浮的岩石,上面有一个像是古代衙门式的建筑,是的门前有两个石狮?不对,更像是两尊神鬼的雕像。是的就是中国传统,牛头马面的形象。不过更加的诡异和压抑。衙门的大门上方有一块牌匾,阎罗殿。旁边是两个灯笼,是红色的灯火,把阎罗殿的牌匾映射的像血一样。没错就是阎罗殿,我死了吗?不对啊?没有其它的人,或是鬼啊,没有鬼差,在押送我啊。我继续前进,我的手想碰触阎罗殿的血红色的大门,想打开它,为什么?不害怕吗?

  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既然来了,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该来的,终归会来,不知阎王会怎么判我……

  什么情况?我的手在碰触大门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好像是我的手穿了过去,是的,我就这么穿了过去,没有任何阻碍,恩,不对吗,我不是死了吗,怎么回事?我继续前行,这应该是影壁墙,上面的图画是什么,太抽象了,像是什么动物,好像还不是一种,算了我没有仔细看而是饶了过去,其实应该可以穿过去的,不过是本能反应罢了。这应该是大堂了跟我以前看古代电视剧时里面的摆设建筑基本都是一样的。但是在我往大堂中央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一幅令我惊讶的图像。

  一个女人,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被紧紧的绑着,就像古代罪犯那样,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然后跪在那里,她的身材极其的匀称,腿很长,大腿小腿的比例十分的好,十分的嫩白细腻,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白嫩屁股坐在那雪白如玉足踝浑圆线条优美的美脚上,我想她如果站起来的话,至少有1。75以上甚至更高,她的长发散乱着,把那低着的头,当了起来。但是她的肩和她的臂很美,就像珍珠般圆润滑腻两条修长白皙的嫩藕一样的手臂被紧紧的困在一起,腰是那种十分健康

  的形态不是很细就像那些健美模特式的曲线美或者说就像古代文人所说增一分则
  肥,减一分则瘦。胸前是一对丰满的硕乳就像两个大木瓜一样垂在胸前。巨乳上的肌肤像婴儿一般稚嫩白皙,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皮肤下细细的毛细血管,乳晕和乳头颜色有些深了,不是少女般粉红,应该是身为人母后怀孕带来大量的雌性激素分泌,造成黑色素沉积后的颜色。总觉得她好像一个人?我认识的人?算了不想了。现在我的脑子浑浑噩噩的,根本无法思考。

  她的两旁一共站立着4个鬼差?鬼怪?这是什么怪物?左前,是一个像指环王中矮人族那样,只有1。5米左右,体重至少有100公斤以上,浑圆的身体,粗大的手脚,健壮的手臂和腿部,南瓜式的脑袋,身上罩着一身的黑袍,但是我看不清的他的脸,他的脸上有一层黑蒙蒙的雾气,其它的3人也一样,脸上都蒙着黑雾,看不到面容。左后那个是一个像电线杆子那样的瘦高个身上也是黑袍,至少有2。2米,但十分的瘦,手脚都像麻杆那样,就是皮包骨头那种瘦,好像拿风一吹,就会折断,手臂极长,就像刘备那样双臂过膝。右边这两个却是白袍,但是比例更加的搞笑,前面的肯定是个侏儒,只有不到1m高,小胳膊小腿小手小脚,和34岁的小孩一样。后面那个还比较正常,1。9左右的高度,身体比较健壮,结实的胸肌,粗壮的手臂大腿虎背熊腰身壮如牛,就是他妈的脑袋更大了就像牛头人身那样。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牛头了吧。幸好看不到这个几位大神的面容,不然这几个怪物的长相肯定能吓死人。我想一黑一白应该就是黑白无常的意思吧,那端坐台案上的肯定就是阎王了吧。就在我要仔细看看阎王长的什么样子的时候,突然醒了,是的毫无征兆又看到了自家的屋顶。

  我草我没死啊真是吓死我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梦这他妈也太真实了。我又再床上躺了有半个小时,为了清醒清醒头脑,但我惊奇的发现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了,昨天我在哪里?前天?没有,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最后的记忆应该是,该死的学校终于放假了,我和几个同学商量去哪里游玩的时候。哎,算了,想不起来就算了,起床吃饭才是正事,肚子在咕咕的叫了,几点了,我伸手拿起在枕边的手机一看,靠中午一点了。

  我大叫着:妈妈?妈妈?

  恩,没在吗?不过也正常,这个点了她应该又去逛商场了吧。算了,自力更生吧,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衣服,扭扭歪歪的走到厨房的冰箱前,打开一看恩什么熟食也没有,只有一些鸡蛋,牛奶之类的。不对啊?妈妈要是出去的话,一定会给我买一些饭菜,放在冰箱让我自己热一热吃的。算了,出去吃吧。我穿上T恤,登上牛仔裤休闲鞋,站到穿衣镜,拢了拢头发。

  现在可以简绍下我了,我叫无明,是的就是这个怪异的名字,无明没有名字吗?别人听到以后的第一反应,打小到大我就是在别人怪异的眼神中长大的,我没有父亲,我曾经无数遍问过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是谁?但她一直告诉我,我没有父亲,所以我叫无明,我只好接受了这个事实,妈妈不愿意说我也没办法。但我从没吃过没有父亲的亏,因为我从小在同龄人中都是最高最壮的那一个,谁要是耻笑我欺负我没有父亲,那他或者他们一定会挨一顿暴揍,而且妈妈总是袒护我,对老师,或挨揍孩子的家长从不客气,恩就像传说中的母老虎性格极其的刚强绝不屈服妥协虽说每次吃亏的都是那些小崽子,但每次他们总是不得不对我道歉。现在我17岁,是一名高2的学生但有着1。88的身高和强壮的体魄,一般45个人根本就进不了我身。还有我那超大的巨屌少说有20cm长,和同学一起嘘嘘额时候他们都是一脸羡慕的目光嫉妒死他们了,但我还是个处男,因为天无完人,我长得并不帅气,好像还有些丑,粗矿的面容,粗粗的眉毛,脸大、嘴巴宽、面额宽、一对平常的眼睛,就像钟楼怪人卡西莫多那样当然要比他强多了。不知为什么,实在在我身上看不出我美丽的母亲相似的地方,我随我父亲?那是肯定了,哎认命吧。一般我和我母亲出去,我母亲都是大家目光聚焦的焦点,而我一般都被无视。在学校就更别提了女生都是绕着我走,从来不和我目光相对,虽说在运动场上不管是篮球还是足球我都是绝对的主力,但女生的掌声和叫春的声音都是那几个帅哥的,就算是被我打败了的对手,她们也会对倒在地上的帅哥大声鼓励加油,对我则大呼小叫,警告我不要再那么粗鲁无耻像个大猩猩……
  下楼吃过午饭,又回到家中打开电脑开始战斗,战斗什么,当然dota2 ,我才不会去玩那手残脑残的lol,10局过后天已经黑了,恩,这帮sb害的老子又掉了上百分,先是连赢3场然后连输7场。天已经黑了,算了明天再说吧,恩不对啊,妈妈应该也差不多回来了吧,就算不回家也应该打个电话吧,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妈妈的号码,嘟……嘟……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太叫人担心了!不过母亲那么厉害甚至平常还有空手道的练习,从小到大我就没见我母亲吃过亏,小流氓碰到她算他们倒霉。还是睡觉吧,晚饭也没吃,太困了,洗洗睡吧,上床睡觉,关灯。

  又来了?又是那个梦,一片黑暗,还是那个衙门,阎罗殿,我和上次一样的穿过大门,绕过影壁,向大堂走去,我想我这次一定要看清阎王到底长个什么样。
  天啊,大堂上的情景让我无比的惊讶,还是那个女人,这次那个女人趴在地上她的粉嫩手臂,笔直修长圆润的双腿被瘦长的黑袍怪和那个穿白袍的壮硕牛头怪死死的按在地上,那个侏儒黑袍怪在拿着古代衙门里那种板子在狠狠的打她的屁股,她原本柔软弹性白嫩挺翘的屁股被打的血肉模糊,真是太残忍了,那么美丽的屁股,看到那屁股就像鲜桃一般让人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咬一口的屁股他们竟然就下手那么狠,一板子一板子的重重打下去。那个像小孩的小鬼在做什么?他在拿着一根像他手臂般粗细约50cm长的木棍突然的就从,女人的屁股后面,对准的她的阴道狠狠的捅了下去,然后拔出来,再进去,木棍上一开始有一丝丝的血丝,但慢慢却是黏黏的粘液,阴道外鲜嫩的阴唇开始充血,白沫肆意,她的阴唇很美还是嫩嫩的粉红色,没有一点色素的沉积,这个小鲍鱼真是极品,美丽动人,看的我都无耻的硬了。女人一开始在剧烈的反抗,手脚在不停的摆动,企图摆脱瘦高个和牛头怪,但无济于事,她还是被死死的按在地上,但在屁股的板子和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木棍的双重攻击下,她不再剧烈的反抗,而是微微的发颤,好像在享受这痛苦的刑法似的,我看不到她的脸,但我觉得她一定是在美妙的呻吟,不对啊为什么没有声音,板子声,被打时痛苦的叫声,和被抽插时享受的呻吟声,什么声音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梦境恩没错这一定是做梦,所以听不到声音,这种梦,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呢,一定是sis上的凌辱小说看多了,所以才做这种梦。那个这个女人,也是这么熟悉,怎么回事。老师吗?我学校的老师要吗是45十的欧巴桑,要么是刚毕业的还没有女人味道的大学生?年年轻轻打扮暴露一对小小的贫乳还要死死挤出一道乳沟,没有美肉挺翘的屁股,没有圆润修长的美腿,搔首弄姿,根本没有成熟女人的味道。妈妈吗?对这个女人身材像极了妈妈。我想起了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今年35岁名叫青提,她生就一幅甜美的瓜子脸细细的眉毛,桃花眼勾人心魄,一张樱桃似的小嘴儿,微挺的鼻子清秀绝俗容貌甚是秀丽。她是在18岁时生下的我,从我记事起她就没有事做,我们家好像有花不完的钱,我曾问过妈妈,妈妈说这是爷爷奶奶留下的遗产,哦对了我也没见过爷爷奶奶,甚至连照片家里也没有一张,妈妈也从不提起他们的事。我的妈妈每天就是逛商场买衣服首饰,要么就去健身俱乐部打球游泳跑步,所以她现在还保持着一幅傲人的身材,她的身高在1。75m以上,高挺的丰胸,两个木瓜似的巨乳挂在胸前,粉嫩的手臂,纤细而健康的腰身线条,鲜桃般肥嫩紧致的圆润臀部,浑圆修长的大腿,纤细精致的小腿,全身的皮肤白嫩紧致,想婴儿般白玉无瑕,甚至还能看到肌肤下细细的血管。我的妈妈每到一地,都会有不少的追求者,但她从来也没有正眼看过某个人。而且有些胆大的追求者厚颜无耻的缠着妈妈时,妈妈总是一巴掌扇过去打的他们找不着北,妈妈的力气很大,看起来没那么强壮,身条是那么的健美,前凸后翘,美丽动人,温柔贤惠,但是武功很高,这应该是她平常在健身俱乐部学习的女子防身术和柔道之类的关系,不过我妈妈是农村长大的,小时候的农活,是她力气的来源。我妈妈是在生我之后来到的城市,而且我们去过很多的城市。

  是的我和妈妈一直搬家一个地方最多住3年,从我记事起应该般了5次家了,所以我和妈妈的朋友都不多,基本上算是没有,每到一地我都要上新的学校,结识新的同学,而她主要是在当地的健身俱乐部结识新的女友,一起逛商场,运动,玩耍。但她从不远离我去旅游之类的,她十分的疼爱我,每天的美餐,都是妈妈亲手料理给我做,如果去处回不来也会买好饭菜,让我自己热热吃。从不让我吃方便面,肯德基类的垃圾食品,她说我的身体是最重要的,至于学习什么的从来不提,说我们不缺钱,你只要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强。有时候我会扑倒妈妈怀里感受那一对巨乳的柔软,还有妈妈淡淡的体香,说我永远都不要离开妈妈我要和妈妈永远在一起。妈妈总是说好咱俩永远在一起不分开。

  是的我有恋母的情节,我有错吗?那些该死女生从来不正眼看我一眼,背地里叫我卡斯莫多,大猩猩,只有妈妈对我最好给我做饭洗衣还给我穿衣提裤冷暖添衣,而且她们那些小女生一个个像火柴棍似的身材,能和我妈妈那充满女人魅力前凸后翘的身材相比,我妈妈才能叫女人,她们只是一群小屁孩罢了。

  那个女人和我的母亲很像,但她趴在那里我看不到她的脸,我想这可能是我意淫出来的梦,所以我的妈妈才会出现在这个梦里,一定是我的恋母情结在作怪,我那么喜欢我的妈妈应该不会对她做那样的事,一定是sm小说看多了所以结合在了一起,不过那几个牛头鬼差我可是从没见过的。还有阎王呢?我的注意力一直在那个像妈妈的女人身上,那侏儒重重的板子,不断落下,那个小鬼,不断的用木棍抽插着女人的阴道,屁股的嫩肉好像和着血和肉在不断的抖动,原本白嫩挺翘的嫩臀,已经看不到一丝的原本的白玉肌肤,而木耳处也是汁血四溢,红肿的阴唇,外翻的阴肉,看得我真是无法忍受了,我用手揉搓着自己巨大的鸡巴,想象着自己的巨屌在那个女人的骚穴了进进出出,这是一种绝顶的快感。女人一定是在痛苦的呻吟着,她浑身微微的颤抖着,她的身上流满了细细的汗珠,好像浑身没有了一丝力气,突然女人浑身痉挛一般,身体剧烈的抖动,她失禁了,她的尿液顺着骚穴流满了一地,她一定是高潮了,然后女人一动不动的趴在了那里,瘦高个和牛头也放开了手脚,侏儒和小鬼也停止了拍打和抽插,侏儒拿起了那沾满血肉的木板,得意在脸上蹭来蹭去,时不时还把木板伸到那团黑雾中,它一定是在品尝女人的血肉的味道,那个小鬼有把那根木棒放在了女人头前,该死它一定是在让那个女人自己品尝自己的淫液。它粗暴把那根木棍捅进女人嘴里让女人尝尝自己骚穴的味道。女人根本没力气反抗了,她只能任由小鬼粗暴的蹂躏自己。
 阎王坐在案台的后面穿着宽大的袍服就是那种大家在电视上看到的西游记里
  阎王的样式,脸上也是一团黑雾,看不到容貌。这时只见阎王摆了摆手,肯定又说了些什么,然后4个鬼差就把那个女人架了起来,把她抬到了里面,那个女人被抬走的时候身上的都是血丝和汗水还有尿液的混合体,真是太惨了。但这与后来的遭遇实在不算什么……